曹侃:我用一套房打开挪威房地产市场

2017年02月20日09:38  来源:环球网
 

  2016年圣诞前夕,中国和挪威声明两国关系正常化,两国将开展友好往来和经济合作, 很多中国商人因此关注在挪威的投资事宜。我在挪威学习、工作、生活30余年,已是挪威主流社会的一员,熟知挪威国情、社会机制。作为挪威的一名华商,我的点滴经验或许会给想来挪威投资的中国企业家和研究北欧国情的学者提供一些借鉴。

  我的“第一桶金”

  上世纪80年代初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很多有海外关系的家庭纷纷将自己的子女送去海外读书深造,我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来到北欧挪威自费留学。刚来时我才16岁,在挪威的一家住宿学校边读挪威语边预备参加来年的高考。天道酬勤,经过一年的刻苦和努力,我被大学录取并接受了多年的科班系统训练。

  涉足房地产行业,并不是我有卓识远见,而是一次偶然的机会。1993年,挪威经济出现衰退,银行业危机导致房地产全面崩溃、楼价低迷。我那时住在挪威第二大城市卑尔根,硕士毕业并被卑尔根大学物理系录取为博士生。卑尔根大学地处市中心, 在校区周围拥有一批旧楼房向市场出售。当时初生牛犊不畏虎,低价买到一幢4层小楼,大约花了33万挪威克朗,而这个价格现在在挪威只够买一个卫生间(现在100元人民币约等于 120挪威克朗),整个小楼里外彻底翻建又花了80多万克朗。这是我房地产人生的开端。两年后翻修结束,楼房焕然一新。因房屋租赁市场需求强劲,4套公寓很快就出租,并有了很好的租金收入。以这一楼房做抵押贷款,盘活了资金。

  当时由于资金短缺,我也参加了楼房的翻修。我在实践中体会到行业知识、法规在法制社会的决定性作用,这就是我后来连续六七年自学土木工程、金融学等学科的动力,并为以后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我也因此放弃了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

  我们1993年成立北欧房地产公司,由于规模的扩大后来又成立了“北欧集团”,以房地产开发、楼盘交易与租赁为业务核心。北欧集团在挪威土生土长,其发展模式可归纳为以下几点作为交流:首先,我们有自己的产业价值链——房地产开发 + 设计能力 + 施工建设,为我们提供竞争优势和利润空间,同时又减少项目风险;其次,与一流企业合作,树立品牌。比如我们在挪威南部城市腓特烈斯塔市中心最大的升级改造项目西施园 (Cicignon Park),当地大学、研究机构就相关课题与我们合作,包含学士、硕士、博士论文课题等;第三,储存优质土地以保证持续发展;此外,与多家银行建立长期合作关系。银行的支持、良好的资本运作是发展的基石。

  房地产市场还有空间

  从1993年到2016年挪威全国房价平均增长500%,主要城市增长更多。有人说,我很幸运赶上这波房价的低潮期,事实确实如此,但我也想说,房地产的波峰、波谷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商机。当初和我同一时间段从事房地产创业的同行,能够发展壮大的寥寥无几。比如现在,挪威房价已经涨得很高了,有些人很后悔金融危机时未买进,认为没机会了,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如果没有实力以及多年的准备工作,许多机会即使发现也是无法把握的。未来,我认为在挪威投资房地产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现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房价平均约每平米7万克朗,高端房子价格在15万克朗以上,算是欧洲房价很高的国家。挪威人自有住房的比率达到77%,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是挪威人普遍的愿望,这种观念和中国人很像。北欧邻国丹麦、瑞典、芬兰的比例分别为51%、63%和59%。挪威虽然也有提供给低收入者的经济适用房,但房子的量非常少。由于石油财富所带来的产业链、科技产业、传统产业的不断发展,挪威宏观经济的良好状况在全世界屈指可数。挪威就业机会多,很多家庭都有资金积累。父母会补贴帮助子女买房,但不倾全家之力。挪威房屋开支约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7%,这个比例在欧洲国家算是比较低的。

下一页
(责编:张瑞琦、常红)